目前日期文章:2016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月。
盛夏經年,無可細數的時光如樹影婆娑,傾瀉一地斑駁模糊。

他直至今日也不曾忘懷那一雙蔚藍眼睛裡望過來的溫暖愛意,汪洋澎湃的一片海。

文章標籤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開始注意那個人的原因已經忘了。

彷彿是因為在球隊開始練習的時候,那個人總會用盡所有方法規避肉體系的訓練,即使被教練指派去與學弟練習時也會癟著一張嘴沉下表情,沉重的步伐與歡快的學弟成為明顯的反比。
在球鞋與木製地板的尖銳摩擦聲與各種吆喝聲裏頭,那個人的名字也時常被提及,多半都帶有嚇阻的警告意味。

文章標籤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只記得那個擊球的瞬間。
正確說起來是被球擊中的瞬間。

 

文章標籤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