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1.金木研

當飢餓感交纏如蛇自腹腔盤竄進腦髓,唾腺瞬間劇烈分泌溢滿口腔的剎那,他猛然轉頭,赫然發現那股細微優雅的芬芳來自經過身旁的稚嫩孩童。剛下了課的女孩牽著母親的手笑的正歡,紮成辮的髮晃在腦後,香味正從那裏飄散。


文章標籤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沉溺夢鄉,是因為那裏有他追尋的人。

低而沉的嗓音如醇酒般醉人,藍髮的男子笑的淡然,溫柔的眼眉望向王座上的唯一聽眾,敘述感嘆而深情。

文章標籤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生不逢時。

他從書裡讀到這段話時其實沒什麼特別的感慨,男女主角的生離死別與太多太多的不得不都是文藝類愛情作品的主流戲碼,即使幾乎看了開頭就能猜見結尾他也樂此不疲。跡部曾經拿起他讀到三分之一的文庫本起來粗略翻看,修長的手指挾著薄頁,拇指嵌進書心,明明是漫不經心的瀏覽卻有種慵懶寫意的美感,忍足看著他斜倚在窗邊任傾瀉進來的夕陽沁透,整個人渡上一層暖金色看上去有些朦朧,心想有些人就是生來一舉手一投足都彷彿入畫,不言語也是安寧靜好的時刻。

在霞光下,跡部一向凌厲的眼眉都柔化了幾分,纖長的睫毛隨著視線起伏而輕顫,抖落一片細緻的陰影,眉間卻逐漸地蹙起納悶--忍足也不曉得為什麼他就是能輕易讀懂跡部一個眼神所代表的意思,可他確實就是看的明白--以至於跡部輕嗤說了句"庸俗"的時候,其實也不怎麼意外。

文章標籤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忍跡

忍足到的時候座位幾乎已經全滿,最後只能選擇坐在台下左側偏後的位置,從這裡望過去能見到跡部大理石雕像般精緻的側面與他掃視全場的自信目光。舞檯燈大把地從頭頂上撒了下來,沐浴在光束中的跡部整個人看起來有點朦朧,像一個輕輕降臨的夢境。在禮貌性的掌聲中,跡部修長的手指探向麥克風,有一瞬間忍足幾乎以為跡部開口是要說出他的那句名言,下一秒會場內的音響就流洩出跡部純正的英式發音,肅穆而流利地為今日的主題做了開場。

 

文章標籤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