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r of Borodino (下)

對方瞇起了眼笑,偏了偏頭表示等待。

「───我僅代表法蘭西帝國皇帝,拿破崙.波拿巴之意識......」展開了印有帝徽的羊皮紙捲,法蘭西斯在朗誦的過程中望了一眼俄國代表,發現對方的神情煞是百無聊賴,絲毫不掩飾興趣缺缺,甚至專心研究起水管上班駁紋路。

「───致上法蘭西帝國所有敬意,拿破崙.波拿巴。」頌讀完的同時法蘭西斯將紙捲重新綑綁好,繫緊了絲線。「以上為內容,請代我轉送俄國沙皇陛下。」

但是對方卻沒有伸手接過之意。

法蘭西斯不解的皺起眉,「伊凡?」
只見對方用一種鼓勵的眼神望著自己,甚至輕拍了拍手,「很棒的演說,法蘭西斯。」

看著他的反應,法蘭西斯忽然讀懂了某些事。
例如對方神情中的玩味,例如那不當一回事的態度。
心臟跳動的節奏剎地竄升。

「───伊凡,不,俄/羅/斯。」法蘭西斯試著穩住自己的語氣和呼吸,「根本就沒有和談的意思,對吧?」

「其實也不能說沒有啦......」轉動著水管,他凝視著上頭旋動的流光,「不過,沙皇陛下的確是沒有這個意願沒錯。」

「你!!」法蘭西斯感覺到有一股情緒溢滿胸口,彷彿有熊熊烈火那樣赤灼。

「你這是在唬弄我嗎!?伊凡.布拉金斯基!」他厲聲大吼,近接失控。「別拿這種事開玩笑!」

面對他的失態,對方並沒有露出慌亂的神色,反而好整已暇的打量著自己。
「哇,好久沒看到法蘭西斯生氣了呢。」然後僅是微笑,表情裝做思考。「記得......從1431年後就沒見過你這麼激動過了。」

「!」聽見那個年份的瞬間,法蘭西斯猛地一震。

剎那記憶天翻地覆了起來。戰爭,英/國,十字架,審判大火。
────貞德。

「你不配與她相提並論!」法蘭西斯咬牙,拔出了腰間的配槍。

「哎呀,我可以把這行為視為宣戰嗎?」上秒才看見伊凡.布拉金斯基的招牌笑容,下一秒一道銀灰色的長型物影便飛快的朝他襲來,法蘭西斯還來不及分辨,該物就狠很地擊上了他的左頰,觸感堅硬疼痛劇烈。

「──!!」那力道之大。法蘭西斯感覺到自己在那股力量的衝擊下失去了平衡,整個人便往右後方摔去,霎時煙灰四起。

「其實,我本來是想說,如果你願意低聲下氣的哀求我,我就考慮向沙皇陛下提出決議修改。」撫著方才急揮而出的水管,那個人用居高臨下的姿態這麼說,睥睨他的眼神有殘酷的光。「不過,現在你這副模樣,感覺也不錯呢。」

「嘖,下流的審美觀。」擦去了右嘴角的血痕,法蘭西斯嘲諷的笑了笑。「你們俄羅斯人都這麼喜歡讓別人失去尊嚴嗎?」

「看那些平常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人墜落到地面,這不是很有趣嗎?」他在距離約一步的地方蹲了下來,用著玩味的眼神打量著自己。「就像現在的你一樣。」

「怎麼樣呢?法/蘭/西帝國陛下。」他故意將那聲敬稱喊的特別用力,「你選擇尊嚴?還是國家?」

「真是嚴苛的條件啊。」面對對方的輕蔑,法蘭西斯眼眨也不眨地在瞬間再度舉起配槍,「───那麼你選擇向法蘭西道歉,還是吃上一顆子彈?」


「哎呀。法國人不是最提倡愛和平等的嗎?」他偏過頭看著指上他頸側的槍口,眼神戲謔,「不過,你也不可能真的開槍。」

法蘭西斯咬牙,知道對方明白他的立場無法做出任何脅迫,所以才會如此肆無忌憚。但旋即瞪視上表情漫不在乎的俄羅斯人的紫色瞳孔,看見他眼裡倒映的自己笑的很深沉。

「───就像,俄/羅/斯也不可能真的接受和談一樣?」

在說出口的剎那,法蘭西斯知道自己終究是些許的扳回了一城。
看見原本一直和善微笑的俄羅斯人斂起了笑容,墨紫色的瞳孔瞇著幽深。

「沒錯。」他站了起身,雙手向旁攤開,聳了聳肩表示無奈。「那麼這場對談遊戲就結束了。」

法蘭西斯正想說些什麼時,看見面前的俄羅斯人再度笑了開來。一瞬間便回想起了上個百年,這個男人將軍刀揮舞於墨色長空時的殘冷表情,還有那片被渲染的一片豔紅的雪國大地。

下一秒疼痛便狠狠的洶湧襲來,法蘭西斯感覺到強烈的暈眩從太陽穴瘋狂擴散,像有幾千隻蜜蜂在腦袋裡鳴叫似的,不甘寂寞的翁翁作響。
以前曾看過小說啦電影啊,敘述的天花亂墜,什麼彷彿從肢體緩緩撕裂感覺的到血液靜靜流失,全部都不過是胡扯。
唯一清晰而深刻的感受,就只有純粹而無法遏止的「痛」。

「我有點失望呢。」當他提起自己的衣領的時候,透過模糊的視線,伊凡.布拉金斯基笑的溫暖又和藹。「你發現的這麼早,就不好玩啦。」

「呿,總比被你耍著玩好。」法蘭西斯試著笑,但嘴角牽動的同時便泛起一陣疼痛。「虐待狂。」

「哎,想想你們家的將軍門都沒敲就衝進來燒我家,這不過只是個小回禮嘛。」他歪過頭,紫色瞳孔瞇著讀不出的氛圍。「那麼.........」

望著眼前身影逐漸朦朧的俄羅斯人,法蘭西斯嘗試對焦,卻阻止不了不斷侵襲而上的痛與昏厥。

「晚安,法蘭西斯。」



眼前一黑。




───西元1812年10月19日,無法獲得沙皇的求和提議與軍需補給狀況下,拿破崙宣布退出莫斯科,此戰役使得法國國力大傷。
───兩年後會戰失利,拿破崙的法蘭西帝國之夢徹底破碎。宣告退位。






___________【END】嘛。能有多和平?不過就只是,戰爭。





_____記筆______
噢噢噢噢噢結果小義和羅馬諾生日,我卻交了露法出來?!(扯頭髮)
原諒我啊啊啊啊啊啊MY樂園啊啊啊啊啊(住口)

嗯,想要寫歷史為主軸的故事很久了,要是這篇可以稍微讓人記起來一些年份
然後有幫助到考試我看我就滿足了(?)

嘛....有些地方有打斜線有些則不,沒有的是因為在指的是[國],有的才是指[人]。
我想我還是對這個北方大國偏心了許多許多XD
抱歉了法叔,不是不愛你,只是不可以。(並不是)

這是博羅第諾戰爭,發生於1812年,那時候的拿破崙勢如破竹,
但也僅止於那時候而已。

其實這些資訊來自我的國防課本還有微O百科,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來看看囉ˇ


_____凌。Ecaros*2010/03/17,雖然無關,不過小義和羅馬諾生日快樂唷!
我改天再把賀文補上來,另外,這也是為了外拍打的劇本。
有興趣的朋友(雖然應該不會有),可以前往天空【異神論】的露法相簿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aros 的頭像
Ecaros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