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萊千

──萊恩史凱爾


  夕陽餘暉。

  他推開門的時候,空蕩的教室盪漾著一種沉靜。
  而那人就在靠窗的位置上,頭埋在交錯的臂彎裡熟睡著。

  坐上了少年前面的位置,他靠在椅背上凝神數起了對方沉穩的呼吸,然後這麼想著。

  那付厚重的眼鏡,平時總折射著冰冷的反光,讓人看不清在那無實際性質的鏡片下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目光。

  他支著下巴,將鏡框自桌面上提起而後推上鼻梁,隨即而來的沉重讓他不適應的皺起了眉,眼前依舊一片清晰的景色擺明的標示著眼鏡主人所擁有的良好視力。



  --這個人啊,真的藏有很多祕密。



  雖然曉得對方身為情報班理應背負的隱密,但萊恩在連自己也是必須隱瞞的對象這點仍是小有介懷的心有不甘著。

  連搭檔都不能提及的身分,到底是多為隱密的要職?

  所以,他在對方疲倦的連房門都沒有穩妥關好,就開始逕自的褪去暗紅衣袍、想換回制服時,才沒有出聲。就這樣安靜的倚著門口看黑髮少年迅速整裝、打理回平日的模樣。
  等黑髮少年提起背包、準備邁向門口,視線一下子接合上時,他才報復性的從對方輕微的肢體語言裡看見一瞬即逝的驚愕。

  〝你在那裡多久了?〞少年問,粗黑框下的眼不見情緒,語氣卻淡漠的很,像早有預期般的維持著平穩的聲調。
  〝有段時間了。〞他回答。少年點頭,從他身旁經過,沒有對此事多有辯解或責怪。
  他聳了聳肩跟上少年得腳步,不可否置的想著對方藏匿喜怒的功夫確實一流。

  是天生的民族性以致於不形於色已成跟深蒂固的習性,還是對方生來便如此的個性?
  他覺得自己始終摸不著對方。
  回憶著那道背對自己的身影,他才訝然驚覺對方比自己想像中還要纖瘦上許多。
  不同於西方人的過度蒼白,揉進淡黃的肌理勻稱,仍可分類在雪色,天生偏細的骨架使整個人看上去更為嬌小,如果是來到人人個頭高大的西方國度,大概會滅頂在人群裡吧。
  他跟在少年三步之遠的後方,一路安靜隨行,然後這樣想著。


  〝歲。〞他開口。〝你在生氣嗎?〞
  對方身型微微一頓,依是沒有停下向前的腳步,頭也不回地扔下一句不輕不重的沒有。
  仍是難以判斷情緒的語氣。


  即使他快步跟上來到對方身側,從那張五官精巧的側臉裡也打量不出些許端倪。
  他在心裡嘆了口氣,收回眼角不住溜去的餘光。

  腳步聲在教室門前整齊的踏停。
  他們倆雙雙伸出手欲探上門把,卻又因為彼此同時的動作而在空中一愣。那雙沉黑色的瞳孔定焦在他臉上半秒又移開,像在閃避著什麼。
  最後是由位置在左的他拉開了門。

  他將身體一側,偏過頭示意對方的先行,少年僅頷首,咕噥著說了聲謝,接著快步踏入教室。
  他則一怔。

  少年經過他身旁、袖擺擦過他的手臂時,他聽見了一句低語,聲音細小的幾乎要在空氣裡消融。


  〝我並非刻意隱瞞。〞千冬歲說。


  關上了門。他在位置上落坐時,被一旁的同學給好奇的撞了下肩膀,問了句你心情在好什麼。

  我也不知道。他回答。事實上也是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這麼簡短的一句無奈下的解釋,怎麼會將沉積在心已久的鬱結統統冰釋。


  或許自己對於搭檔一詞的定義所抱持的觀感,遠比他原先以為的還要來的強烈。
  因為對方不說,所以他也只好自己旁敲側擊,藉以從中觀察,來推測出對方面臨事物時的應變與反應。
  隨著時間與之俱增,少年的表情終於逐漸的豐富,不若初識的冷言淡漠,甚至偶爾還會拋來一兩句揶揄,他看著,聳了聳肩也任憑少年夾帶任性性質的數落。


  然後,他們升上了高一。
  少年如同受了什麼啟發,一改原本沉默寡言的行徑,變得更為積極進取且姿態自信輕狂。
  他們一起向熟面孔打招呼,也向怯怯的新同學致上介紹與問候。至於抱持明顯找碴意圖的世仇,少年更是沒有一點客氣直接槓上了對方。
  雖然每日都過的吵吵鬧鬧,但萊恩其實也不覺哪裡不妥。縱使圍繞在少年身旁的人多了,但當那雙黑曜石般的瞳望向他時,裡頭的目光依舊絲毫未變。
  這樣就夠了。他想著。


  對長期合作、名為〝搭檔〞的存在,多多少少抱有著一點佔有慾和盼望自己能夠擁有與他人不同的待遇,這樣的想法應該不為過吧?

  他隨手將襲來的妖鬼斬落,發現自己對著遠方正拉緊弓弦的少年盯的有點出神。
  聽著手上雙刀微弱的嗡鳴聲響,他知道這是出於破界兵器成雙的呼喚,而牽有連繫的彎弓正握在那人的手裡,弦緊了又鬆。


  〝如果你有空發呆,就幫個忙,別像木頭似的站在那裡。〞
  發現了他的動作停滯,少年沒好氣的埋怨出聲,將警告連同一支箭矢一齊釘在他的腳前。
  他摸了摸鼻子,重新運起刀勢。


  這並不能全然責怪他。
  儘管已看過、見識過好幾回,少年將手指勾上弦面時所展現的氣魄依舊令他難以別開眼。
  那是一種簡潔、在長年練習下才有的洗練,以及仿造不出模擬不了的堅定信念。
  這讓他想起,在一年多前的那天,除卻對兵器的好奇與興奮外,驅使他上前詢問有無合作意願的,或許就是這樣令人傾慕的一番神態。

  〝千冬歲真的很了解萊恩呢。〞新加入你們的同學說,啜著果汁看少年將一盤飯糰遞上他的面前。
  〝得了吧。〞推了推眼鏡,少年一把拉開椅子在他身旁落坐。〝他這個人,有哪裡不好了解嗎?〞


  〝況且,我們可是搭檔呢。〞此語讓他微微一怔。

  〝默契要從小地方培養!〞一旁的金髮少女舉起了手大聲說著,笑容活潑燦爛。


  啃著少年沒過問就逕自挑選盛來的飯糰,他默默的聽著一夥人的談笑。
  午間和樂的氣氛也就到挑染著五彩髮色的殺手同學前來挑釁為止。
  遠遠地看著兩人的互動——或者說是互毆——他思考著方才少年回答時眼神裡的肯定,也跟著反問自己一回。


  萊恩史凱爾,你了解雪野千冬歲嗎?
  ……應該吧。
  應該?為什麼是應該?
  我知道他生活上的小習慣,像吃吐司一定先從邊開始啃起,看書翻兩頁會推一下眼鏡;知道他生氣的時候嘴唇會比平常抿緊零點一公分,知道他討厭鳳梨和不檢點的人,但我……

  他猛地停下了滔滔的證明舉動,感覺到一晃而過的霎時空白留有心虛,而一股聲音在心底低吟,緩緩笑開了。


  但你,卻從來不明白他在想什麼。
  對吧?對吧。

  在那輕柔下沉的尾音裡,他沒由的感到一陣惶然。就像被人踏亂的黃沙地,匆忙與緩慢中四起的煙塵,那麼安靜地混濁了原有的清明。

  〝走了,萊恩。還發什麼愣。〞少年拍上了他面前的桌。
  他制式化的抬頭,那些在心裡浮躁的聲響在視線與沉黑眸子撞上時,倏地就劃停了所有喧囂。
  少年的手在他眼前揮了揮,〝怎麼最近你老是走神?〞
  他搖頭,站直了身。少年則無奈的翻了翻白眼,扯過他的衣角快速拖往有人正等待的門口。


  會有那麼一天的。
  在迎向同學的等待時,他低低的喃道。
  你說什麼?少年皺起眉。
  沒事。沒什麼。他回答,伸手環過少年的肩頭。走吧。


  少年望了他一眼,型線優美的唇動了動,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僅沉默的垂眸。
  他攬著少年的肩,同樣沒有多言,只這麼地在心底立誓輕聲。



  一定會有那一天的。一定。
  更靠近,更接近,

  更了解你。






  【TBC?】等待是為了把故事敘述得等完整。






  【記筆】預計是還有一篇千冬歲篇。睡著的總要醒來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