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概是小早川瀨那短暫的十六年人生以來,做過最大膽也最不理智的嘗試。

一直到尖銳的哨聲響遍場地、貫穿耳膜,他才曉得自己一分鐘前的決心究竟有多單薄。
對手們體格勇健、高大威武,看起來就不是泛泛之輩。
他們表現沉著,彷彿就真如一支王國的槍鐵騎兵。

瀨那感覺自己正在發抖。
很輕微,從小腿那裡開始,一路蔓延到膝蓋。
身體裡有一千一萬個聲音正在吶喊:「別參加了!逃走吧!」、「快逃!不然一定會死的!」
不自覺的退了一步。

然後感覺背部撞上了什麼,正想道歉時就聽見了那把聲音,低而略帶沙啞,氣焰喧囂。

「怎麼?害怕啊死矮子?」蛭魔妖一挑高了眉,看差了自己一個頭高度的人身體猛地一震。
「這個......我想...可能有點吧...嗯...但也可能不只一點......」下意識的逃避面前的人的目光,瀨那企圖掩飾心慌,聲音卻藏不住顫抖。
「呿!」甚至不用抬頭就感覺的到對方的不耐。

接著,頭盔上猛地棲來一陣重量,那把聲音忽地響在耳際。瀨那過了兩秒才明白對方一手壓在他的頭上、一面彎低了身,雙眼與他平視。

「美式足球這種東西,只要讓對方害怕就贏定了。」
他瞇起了眼這麼說,瀨那覺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上的蛙,只能愣愣的回望著他的瞳。
「我給你三秒忘記這兩個字怎麼寫。」

看見他站直了腰,咧開了如惡魔般的笑容,
「讓所有人跌破眼鏡吧!」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受。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明明心跳節拍依然維持快版,原本不安的情緒卻因這個霸道的命令而失了蹤影,瀨那不敢將這種感覺稱為自信,但......面對那個彷彿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所說的話語,有一種令人深信不移的篤定。

是故。
回想起了第一次比賽結束後的那個決意,

為了踏出第一步,為了真正離開他人的保護,為了很多很多東西,他停下了腳步。
放開了長久以來,一直緊牽著他的姊崎真守的手。

那時候,真守姊姊的表情很驚訝,但他依然選擇這麼回答:「我想,繼續留在美式足球社。」

透過了真守擔憂的面榮,好像看見了栗田不住驚喜的眼淚。
還有他。
那個自己本來恐懼不已,不敢忤逆的人。

蛭魔妖一。

他沒有多說什麼,只默然拋來一個眼神。
而目光灼灼。
依舊是自己無法分析的強烈情緒。

如果說釘鞋可以阻止後退的步伐,那麼他的存在已如同一種信仰。
再瘋狂的一切也會變得理所當然。

「SET!HUT!」開戰訊息瞬間穿越一百碼。

他從他手中接過是一切開端的美式足球,
接著,衝刺。





----【TBC(!?)】謝謝你,蛭魔學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aros 的頭像
Ecaros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