蛭魔妖一最近覺得自己不大正常。
並不是不知道原因,或者該說,就是因為曉得原因才會如此評斷。

太莫名其妙了。
瞪著維持一小時前模樣卻沒有絲毫進度的電腦螢幕,蛭魔妖一明白自己得在離開社辦前完成明天的練習菜單,但腦子裡卻不斷重播著方才栗田的無心之論。

一個小時前,他一腳踹開社辦大門,目光掃過被新任管理人整理的井井有條的五坪空間,發現少了一個人正要開口發難時,栗田吞下最後一口蛋糕,像猜透了他的想法,不徐不急的開口。

「瀨那他和姊崎同學一起去處理事情了唷。」
「呿!」順手將飲料拋了過去,蛭魔妖一拉開椅子沒好氣的坐下。「有什麼會比練習更重要?」
「好像是要補辦學生證的樣子。」咕嚕咕嚕的灌起飲料,栗田含糊的回答著。
「這個笨蛋死矮子。」開啟了筆電,光速蒙面俠那一欄的練習目標上立刻被多添了五百公尺。

「嗯......蛭魔,你會不會太緊盯著瀨那啦?」看著他運指如飛,栗田突地開口。
「死胖子,你在說什麼傻話?要是不盯緊點讓他被其他社團搶去,就別想打進聖誕節大賽了!」

「嗯......是沒錯。」栗田偏著頭想了想,「但我覺得比這更多。」

「啥?」停下了手邊的動作,蛭魔妖一終於正視了這個話題,「死胖子,你到底在講什麼?」
「沒有啦......」栗田放下了鋁罐,表情狀似思考,「瀨那一開始不是很怕你嗎?但最近你們的互動多了不少,真是太好了。」
「而且,感覺你最近也很關心他啊。」栗田想了想,「簡直視線都在他身上呢。」

「什麼跟什麼,你這死胖子有病啊?」蛭魔妖一決定放棄和這胖子溝通,繼續埋首電腦。「快去搬防具啦!慢著就宰了你!」

一直到栗田拉上社辦大門,蛭魔妖一才准許自己的大腦思考起這莫名其妙的蠢話題。

死胖子的意思不過只是為了隊裡關係有所改善而高興,但選用的字句卻讓他不知為何在意的很。

─────什麼叫〝視線都在他身上〞?
蛭魔妖一不悅地皺起眉。

好吧。一開始,他的確是把視線全放在那雙可以跑出四秒二的腳上。
人嘛。本來就是能善用就多多利用。
但最近他也察覺視線有了移高的趨勢。

雖然蛭魔妖一試圖說服自己,看見對方比一般高中生過於纖細的腰枝只是在不順眼他的瘦弱;看見那彷彿一用力就會折斷的手臂只是在預想他躲不過敵人的擒抱,看見他不堪一擊的皙白頸項只是......只是......只是擔心他會不會死在比賽裡!

對,沒錯,就是這樣。
就只是這樣。

─────怪了。他幹麻這麼認真的去思考死胖子的話?

第N次強迫自己把目光轉回電腦螢幕,不經意瞄到左下角顯示的時間後,蛭魔妖一爆出一聲怒吼:「該死!」

他竟然為了這種事情浪費了一個小時?!
而且不僅那死矮子沒回來,連死胖子都不知道死哪去了!

當蛭魔妖一怒氣沖沖的闔上筆電,抓起一旁的機槍準備在校園進行狩獵時,社辦大門再度唰地一聲被打了開來。

「...................」他瞇起了眼看著那道以微顫腳步走進來的人影,順手替手中的槍枝上了膛。

「對不起我遲────」
「死矮子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啦!」子彈豪不留情的掃在棕髮少年腳邊,蛭魔妖一怒吼的同時看見對方被迫跳以一種可笑的踢踏舞。「給我去跑操場一百圈!」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年一邊慘叫著一邊以那無人能敵的速度逃遠。
一直到他跑離了射程範圍,蛭魔妖一才停下子彈。
「死矮子!」然後忿忿罵了一聲。

看著他即使是被強迫,但依然認命的跑著未知的圈術,蛭魔妖一忽然發現剛才那股煩躁的情緒已一掃而空。

莫名其妙。

視線掠過了他過於纖細的頸和臂膀,最後回到那雙能夠跑出四秒二的腳上。

─────不得不承認有了目光追逐的跡象。

「該死!」蛭魔妖一盯著那道嬌小的人影而後不住咬牙。


最近自己果然不正常。






____【TBC】那死矮子......是不是變可愛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