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的美/國對你來說,只是個可愛的弟弟。
他笑的很純真,而你面對他那樣的笑容總是不忍苛責。
你有時為他帶來一些騎兵,有時給他講解些書報。
他偶爾會對你做出讓你覺得有點受傷的發言,但是你依然笑著看這樣的他。

直到你遺忘,他傳承了你的部分意志,也這樣的開始邁向前方。
你原以為這一切理應如童年那些美好時光,他只是不住成長。
直到你發覺,那些共處過,遙遠的夏日忽成剪影,已成了無法追溯的曾經,他站在你的面前。

「看來,我最後還是選擇了自由呢,英/國。」他的視線盯著鞋尖,這樣開口。


縱橫了一站光年,他追趕上了你,而你但覺恍惚。
怎麼了?這是那個人嗎?這是那個曾經仰頭看著你,你一直視為弟弟的人嗎?


你與他,背後的軍隊列出了一種誓言,你們代表各自,談判,宣言,開戰。

那天你知道是永遠都不會忘記。天色是一種很深沉的灰,灑落著密織的雨。


你握緊了長槍,試著忽略心臟深處不斷鼓譟的複雜情緒。
他是亞/美/利/堅。不再是那個,需要自己來保護的弟弟了。
你看見他的成長,明白他想飛的理由,心裡卻感到一種異樣的荒涼。

阿爾弗雷德。如果還回的去,我還是亞瑟柯克蘭,你也只是你。
真想和你在午後,好好的喝上最後一杯下午茶。
然後敬那些我們曾歡笑過的美好時光。

「要結束了! ]」你打落他的長槍時這樣叫道,彷彿也在告訴自己一切將之完結。
他喘著氣,那樣看著你。眼神是你從未見過的這樣堅定。
對於指上他胸口的銳利鋒緣毫無畏懼。 


───所有人屏息,世界在凝望。
你知道的,只要手落扳機,扣上,槍響,那麼一切就落幕。

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要結束了。

你閉上了眼。


「────我怎麼下的了手?!」


然後這樣嘶吼,聲音空洞破碎,瘋狂而瘋狂。
你拋下槍。忽然一切記憶像是洶湧的潮水,那樣澎湃的淹沒了所有。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傷害你。
阿爾弗雷德。


但覺失去一切力氣,你跪了下來,在他的跟前。
失去了一場本該揚起勝利旗幟的戰役。

他望著你,一語不發,一動也不動。
漫天的雨散落著一種淒厲,你仰頭,然後明白無論做出什麼決定都終究無法承載。


最後他淡淡的說。

「英/國......你的背影看起來曾經是如此偉大........」

而後沒有下文。
他轉過身離開,頭也不回。


所有的一切都亂了。都遠了。
你跪倒在水漥旁,眼神空洞。
想笑,卻沒有聲音。
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不准想念,卻也沒有眼淚。

最後掠過眼前的畫面,竟是他逆著光伸出手,對著你的燦爛笑顏。

「回去吧,英/國。」
那時候他明明這麼說。

────明明這麼說。



西元1783,美英,獨立戰爭。


【END】

在很後來的後來,他終於有所勇氣,對當年放手的那個人這麼說。
『我很想念你,亞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aros 的頭像
Ecaros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