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階堂大和對八乙女樂的感想是複雜的。

很難去形容跟這個人的交情怎會變得如此熟絡。
兩個人雖然隸屬不同的事務所,但隨著演出IDOLISH發展逐漸穩定,除了在電視台開始較常有碰頭外,近日雙方也增加了不少合作的機會。
 

身為人氣團體TRIGGER的隊長,在工作時八乙女樂一向是優雅從容的。
他曾見過對方在休息室裡閉目養神,當工作人員通知的敲門聲響起,那雙原本低垂著疲憊的眼一斂,再度睜開時,灰色瞳孔熠熠而神色坦然自若,邁著自信的步伐,緩緩地走上眾人注視的中心,那ㄧ片被炫目的光所包圍的地方,在舞台上璀璨生華,在每一雙聚焦而來的眼裡發熱發光。
 

但在有的時候,看著坐在居酒屋裡與自己並肩痛飲的八乙女樂,不顧形象的大笑、雙頰被酒精弄得滿臉通紅,二階堂大和會忍不住這樣想--這樣的他,這樣的八乙女樂,TRIGGER的那些人見過嗎?知情嗎、瞭解嗎?
如果沒有的話,那是否可以解讀為在友好的範圍下象徵一種親近,將此視為一種只展現給自己的特別。
 

在你心中,我是什麼樣的存在。
對你來說,我又是什麼樣的人呢?
八乙女樂。
 

這是二階堂大和放在心裡,隨著酒精一起嚥回腹中,沒有開口的話語。
事實上,也沒有什麼好詢問的啊。探究著那些身分定位,又有什麼意思呢。
但這些疑問就是忍不住在樂醉得一塌糊塗,連蕎麥麵都再也吃不下的時候,會接連不斷的從心底浮現。
 

他知道這種時候撥下哪個號碼TRIGGER那邊就會有人來接送樂回去,有時候是他們的經紀人(通常這時候還會收到NAGI生活照的玩笑要求),更多時候則是十龍之介。
「你們感情真好啊。」他幫著十固定車門,看著對方小心翼翼的避開車的門框把樂扶進去,忍不住地道。
要是自己來辦肯定是塞進去了事,但十龍之介卻處理的其慎重,手腳起落皆是輕柔,還替樂調整好座椅傾斜的角度才放心關上車門。
「畢竟是我們的隊長大人嘛。」龍笑著這麼說,抬手擦去滿頭汗珠。「老是麻煩你也真的很不好意思,樂喝醉的時候很會亂說話呢。」
「哈哈,那就改天錄音起來威脅他。」
他擺擺手,目送他們的車啟動,繼而離去。
 

酒精的味道混合著對方的香水遲遲未散去。
喝醉的樂會依靠在他肩上,喃喃著夢話一般的囈語,有時候是耳熟的「TIRGGER果然是最強的吧?」有時候是對於今年或明年的目標,一定要達到的目標,更多則是他們團員的名字。
他聽過樂清醒的侃侃而談對TRIGGER的展望的想法,聽過樂無奈卻帶著笑意地談論自己的團員,說著九条如何的嘴下不留情,十對海有著怎麼樣的熱情,卸下了白日裡面對嗜血媒體的武裝,樂的表情很豐富,懊惱的、不甘的、開懷的,提及TRIGGER是都是笑著的。
 

他能從那些埋怨或敘述感受到,這就是支撐著八乙女樂這個人的世界的核心,是他極為珍視且意欲守護的一切。
二階堂大和想,他是喜歡這樣子的樂的。
 

縱然他從未在八乙女樂的囈語裡聽過自己的名字。
 

發佈團體組金曲排名的那天,TRIGGER依然在銷售排行榜上穩居寶座,IDOLISH7以新人團體而言亦算頗有佳績,但仍然距離TRIGGER遠遠一截。
團裡的年輕人有的激動有的神色落寞,他看著兩個團體在長條圖並列出的差距,將敵方隊長的簡訊握在手心,已經可以想像樂促狹的眼神和微勾起的唇角。
 

「下次再加油吧,但我們也還是會卯足全力的。」樂敲敲他的酒杯,耳根略紅,這通常是對方醉意隱覆的前兆。
「你不是吧?今天才喝這麼一點就不行了?」他看著一旁累積起來的瓶子,那還不到他們平時的一半。
「來之前有跟龍他們先喝過一輪了。」樂轉著酒杯,眼眉有藏不住的得意。「畢竟是我們第一名嘛。」
「那你不好好參加慶功宴跑出來幹嘛?」
「哎?」樂揚起眉毛,遞來一個寫著什麼嘛的眼神。「這不是擔心有人會太抑鬱嗎?」
「我才不會。我積極樂觀。」但團裡有人倒是真的很沮喪。「我們會一直成長的。」
「我當然知道你不會,但希望你們不會打擊太大,帶給你們的經紀人太多困擾。」
「這才是你的真心話吧。」
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他們大笑,酒杯在笑聲裡再度擦碰,撞擊出清脆的晶瑩響聲。
 

"一群人全都累壞了,明天放假一天。"
樂讀著九条傳來的訊息,無奈的闔上手機,眼裡卻依然是笑意。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辛苦天了,照顧一群醉鬼。」樂把手機遞過來,文字訊息下還附了一張照片,一群人東倒西歪的或坐或躺,一室狼藉。
「差點還要多你一個。」他隨意的數著照片中的人數,似乎看到一個與十龍之介相似的身影蜷縮在畫面中沙發的一角。
「是啊⋯⋯所以今天就麻煩你照顧了。」樂說著,閉上眼睛作勢倒上他的肩頭。「晚安。」
「喂⋯⋯」重量驟然落上肩頭,他正打算拿手機敲過去時,卻發現對方真的順著了。
 

明明很累的話,幹嘛還要跑出來呢。
樂的手上甚至還握著酒杯,答案其實也很明顯。
他看著在自己肩上沉沉睡去的樂,也不知怎地心裡淌過一陣難以言喻的暖意。
或許這就是八乙女樂作風的關心了。
 

樂的手機ㄧ震,訊息顯示來自九条天,同樣的言簡意賅:「今天回來嗎?」
他下意識要叫醒樂,伸出的手卻在觸及樂頭頂時停住了。
低垂著的眼眉不見往常的飛揚神色,是一種溫馴安靜的柔和,他不免嘖嘖稱奇,那一張魅力非凡、迷倒眾人的面孔熟睡後,竟也能有孩子一般的安寧模樣。
居酒屋暖黃的燈光在長長的羽睫下鋪了一層薄影,在那之下則有一圈淺淡的、象徵疲勞的烏色。
他想了想,最後在訊息中敲下了個不字。
 

九条的訊息很快地就再度過來了:「別給人家添麻煩。」
這時候他已經扛起樂朝自己的住所邁開步伐了。
 

或許樂真的是累壞了,不像平常的嘈嘈嚷嚷,一路上安安靜靜的,反倒令人不習慣了起來。
但這樣也是好的。
雖然自認積極樂觀,但真要不受影響、沒有動搖,那是不可能的。
他喜歡談起TRIGGER的樂,樂在那個時候的情緒與反應都特別的真實,那會讓他覺得比起一般大眾、業界同仁更靠近了八乙女樂這個人一點,但他同時也不喜歡談論著TRIGGER成員的樂,那是他無法觸及、參與的領域。樂的眼角眉梢都很開懷,明明是在分享,他卻覺得那彷彿是他們之間一道無比堅硬的牆,透明卻厚實,巍然聳立在彼此面前,提醒著他的位置與身分。
明知有自己的容身之地與理應追求的事物,但就是無法克制想要更加靠近對方所在之處的那種心情,不管於公於私都是。這到底又是為什麼呢?
 

二階堂大和想著,調整了姿勢把肩上的樂安置的更穩一些,終於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啊啊,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貪得無厭。
即使明白不可奢求,卻又無可遏止的希望再更多一點。
 

就當是我從TRIGGER那裡偷來的時光。
對你來說,二階堂大和又是是什麼樣的存在呢,八乙女樂。

 

 

-END

------------

跟小秋聊著聊著忽然講起的小段子,在無法聽語音檔的維大要求下轉成文字檔(?

結果卻意外的變的很長(!)現在

更意外的是喜食108的我先寫了28(!

但還是希望TIRGGER多元成家^p^.........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aros 的頭像
Ecaros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