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記得那個擊球的瞬間。
正確說起來是被球擊中的瞬間。

 

一開始感覺什麼都嘈嘈嚷嚷的喧囂個不停,那些慰問、關心、球鞋與地面的摩擦聲在腦子裡一遍又一遍的反覆迴盪,交織交響彷彿壞軌的音頻。

圍繞過來的眾人聲調各有別,有些聽上去滿是關切,有些則帶有打趣的笑,那時候他已經由平躺轉而被攙扶成半坐的姿態,卻仍是有些頭暈腦脹。
而那個人穿越人群--不如說是一見到他人群就自動讓出路來--在他面前單膝跪了下來,他一只眼睛還無法視物,還未能對焦的單眼辨析輪廓有限,只依稀能看見對方有一頭誇張聳立的黑髮。

「你還好嗎?」那聲音甚是熟悉,甚至還舉起手朝他的額頭襲來。
他下意識偏頭避開了,對方沒停下動作,徑直朝他繼續前進。「研磨?」
這次他揮開了。

「別...碰我。」他按著腫脹的右眼,以剩下的左目吃力的朝對方望過一眼,便匆匆低下眼神。

聞言蹲在面前的人倒是不怎麼介意,甚至依舊是笑:「怎麼,被打傻啦?」語畢又想伸手過來觀察他的傷勢。
這次他真的受不了了。
「別碰我。」他低喝。周圍的人影開始逐漸清晰了起來,孰悉的面孔逐一浮現,卻沒有找到那個最為需要的。
「.......呢?」

 

對方皺起了眉,像在判斷他的舉動,又像真的沒聽清楚,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什麼?」
「阿黑呢?」他重複。對方原本還稱的上輕鬆寫意的表情凝結在半空,擠出了一個僵硬的笑,「嘿,別開玩笑了,研磨--」

 

他決定不理會這個一直不給予自己想要答覆的人,轉頭問上在左側協助撐著自己的芝山。

「你有見到阿黑嗎?他去哪裡了?」


此句一出,周圍的空氣彷彿全都凍結了一般,喧囂的氛圍一下子全都靜下來了。

 

透過安好無損的左眼,孤爪研磨這次看見的是眾人驚懼惶然的表情。

 

--------------

 

黑尾生日倒數04

 

十分鐘前忽然覺得如果在黑尾生日前夕被研磨遺忘(而且還是記得大家卻不記得自己的狀況)應該很有趣。
十分鐘後開始有點良心不安。

 

不知道會不會有續集就是了XD

 -Ecaros  2016/11/13

.........我是真的愛黑尾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aros 的頭像
Ecaros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