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月。
盛夏經年,無可細數的時光如樹影婆娑,傾瀉一地斑駁模糊。

他直至今日也不曾忘懷那一雙蔚藍眼睛裡望過來的溫暖愛意,汪洋澎湃的一片海。
爽朗的聲音裡帶笑意。
“隼“

日安,海。他微笑以對,將茶杯遞至唇邊。
寬大的螢幕裡是他們早已不復的年少,閃亮的舞台服與華麗的燈光閃爍出一片炫目的璀璨,成千上萬的螢光棒揮舞出一道又一道的光軌,而海,他的搭檔越過其他團員,狠狠得給了他一個擁抱,他先是怔愣了一秒,在潮水般的尖叫聲中緊緊回擁對方。

漫長到近乎永恆的時間裡沒有什麼能夠永久鮮明。
他卻始終記得那個擁抱與那人笑容的溫度,七月驕陽與波光粼粼的湛藍之海。
“魔王大人是不會後悔的哦。“他放下茶杯,螢幕裡的畫面正在準備下一輪的重播。

縱使要花上一生來將你想念,海。

 

--------

這星期打開教育概論的課本發現這個小段子用極其潦草的字跡寫在半張A5白紙上,到底上上周的我在想什麼XDDDD(暴露了上週沒開課本的事實

嘛,也不曉得為什麼的就覺得海隼是一個溫柔的悲戀。(如果會相戀,但根據我的妄想應該是霜月隼的單戀)

月歌給予霜月隼的魔幻色彩太強,而文月海身為人的那一面則太深刻,也許他們會因彼此而不平凡,也許他們會因此而都很簡單,

但有一方大概會花上漫長的時間將對方惦念。獻給你漫天星斗,獻給你深谷花海,天青石一樣璀璨光華,我們的年少時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aros 的頭像
Ecaros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