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週日的傍晚他去了趟文具店,在壁報紙與粉彩紙之間拿不定主意,最後從兜裡掏出手機趁店員轉身時拍了張照,訊息送出時圖片下的文字言簡意賅:「哪個好?」

句子旁很快的就跳出了已讀,他幾乎能想見對方把圖片點開放大不斷左右滑動來回比較的模樣。「價格考量,選左邊。」對方說。

「幾張好?」其實他心裡有數,但就是忍不住想問。發送出去的時候一面覺得自己實在有毛病,一面則暗暗猜想對方的反應。

果不其然對方回覆了一個:「?」納悶淺顯易見。「你沒有量嗎?」

「粗估大概買個三四張吧?」

「我怕你到時候後製處理的辛苦。」對方坦然地道。輕描淡寫地將後期編修的重責大任全撥到了自己身上,那麼理所當然,卻讓他莫名其妙的笑了出來。

在外人看來總是責任一間扛、當仁不讓的部長,在小地方卻懶散得不得了,戴上眼鏡盯著文件時眉頭緊蹙,睡在交錯的臂彎間時垂下的眼睫溫馴順從,這樣的模樣只有自己知道。這種反差讓人像捧著一個秘密,左右掌心小心翼翼聚攏,一心一意想找個地方安藏,左顧右盼擔心有人覷望,直到穩妥才鬆快的彎起唇角。

「那就買四張。」他按下送出,將手機重新揣回口袋。

 

他揹著紙捲踩上腳踏車,一路上晃悠悠的,看艷麗的夕陽逐漸被漸涼的晚風吞沒。明明以往總是無比祈禱星期一能晚點到來,而今卻迫不急待的盼望明天旭日初升。而手機還在口袋裡發燙。

有句話說戀愛的人智商都降低,這大概是真的。

一個字也能讓人那麼飛揚。

 

「明天放學一起回我家?」

「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aros 的頭像
Ecaros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