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在最靠近同時也是最遙遠的位置,他替他正了正衣領,指尖貪戀地停在領結,最後仍是鬆開了手。

“好啦,等等可別緊張過頭一出場就跌倒。”此言換來新郎官的橫眉豎目,原本莊重的模樣立刻蕩然無存,”你說什──”
“你這樣子很好看,樂。”他打斷對方,看見對方驀地一愣,那表情實在太像是一隻犯蠢的哈士奇,這個聯想讓他忍不住地笑了出來。”要讓紡幸福啊。”
“那是當然。”對方聞言衝著自己一笑,是那熟悉又狷狂的模樣。“你也要幸福啊,天。”

九条天在一瞬間終是失了神。

既然如此就別叫我當伴郎啊。未免也太殘酷了吧。
他忍不住這麼想。但還是將走起路來都莫名僵硬的新郎官推向了笑靨如花的紡。
你也要幸福啊,八乙女樂。

 

 

 

-----------

同日記筆》0413

忍足式四行詩威力持續中

 

終於還是回憶起了你
年少輕狂的過往終究是逐漸凋零泛黃
翩遷的韶華遺落多少恨憾,淚痕廝磨過誰的面頰,如今也只剩一聲悵然的謂嘆

猶記著當年並肩笑鬧
年少時總喜歡漫不著邊的詩詞比擬浪漫
而在多年後才真正明白
蝴蝶是真的飛不過滄海

隱而不宣的獨白
遙遙無期的等待
直至最後
都還希冀那扇窗簷最後能被你打開

執著是普魯斯特的逝水流年
記憶安棲,然後遠去
一路回溯到最初最末
才發現忘了你的臉

執拗的攤開脈紋深刻的掌心
都已不再是多情的少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aros 的頭像
Ecaros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