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沉溺夢鄉,是因為那裏有他追尋的人。

低而沉的嗓音如醇酒般醉人,藍髮的男子笑的淡然,溫柔的眼眉望向王座上的唯一聽眾,敘述感嘆而深情。

紡錘的針確實尖銳,詛咒卻更像祝福,在這一場夢境裡沒有王子,無須王子。渾忘長眠幾世紀,在夢裡至少可以相依。

第一夜他會晤了吟遊詩人的謁見,原因無他,單純就是無聊,吟遊詩人有一副好嗓音,故事開頭與大街小巷流傳的無異,結局卻荒腔走板,他發現自己意外的喜歡這種出乎意料的結尾。

第二夜他准許了吟遊詩人的請求,讓詩人能夠來到他的尊前屈膝,執起他的手並在手背上烙下虔誠的一吻才開始了故事。橫豎是打發時間也無傷大雅,他這麼告訴自己。顧自假裝一派鎮定。

第三夜他原諒了吟遊詩人的無禮,詩人為他獻上了一首詩。他聽過很多很多描述自己的詩,豐功偉業與朗朗英姿不在話下,卻是第一次被稱讚美麗。詩人看著他,說,你的眼眸使人動情。

第四夜他避開了吟遊詩人的視線,有些暗示在字裡行間越來越淺顯,有些記憶在熟悉的故事中逐漸泛起暗湧,浪花吞沒腳邊,他們隔著深紫色的海對望,海的彼端傳遞過來的期待太燙人了。

第五夜他問起了吟遊詩人的名字,Oshitari,記住會對你有好處的。詩人笑著說。他在心裡反覆唸了幾遍記下了,讀不懂為什麼詩人明明笑的既溫柔又深情,看上去卻有說不出的哀戚。

第六夜他端詳了吟遊詩人的面孔,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確定他們的確初見。但本大爺覺得以前可能認識你。他說。詩人一怔,笑的那麼懷念。這一次他沒有躲過詩人撫上自己髮梢的手。

第七夜他縱容了吟遊詩人的放肆,當詩人的吻細碎地落在他的頸側,他聽見熟悉的稱呼,親暱而狹呢,疼痛勾動記憶與眼淚,他不自覺的環緊詩人的肩頭,聽見他倆的心跳聲疊合在一塊。終於疊合在一塊。

冰封了幾百年,你的笑容你的輝煌你的璀璨你的美麗,如果我不在了誰來替你傳頌呢。
誰還能記得你的意氣風發、你的光芒萬丈、你與你的劍同樣筆直的驕傲與偉大。
在這個冰冷而華美的宮殿獨自醒來,遺失了時間,忘卻了子民,丟失了牽繫。
但我還在這裡。一直都會在這裡。KEIGO。

吟遊詩人喊著他的名字,唇齒間呢喃著醉人的音節,一遍又一遍地喚喊著。
本大爺是不是真的忘了很多事?他把玩著詩人的髮梢,深邃的藍色髮絲讓人聯想起波光粼粼的海,卻遠比不上詩人眼眸裡的情意澎湃。
我都替你記得。詩人說。而我們還有時間。

 

-------------

 

基本上是個架空變調童話,其實私心只是想讓忍足假以誦詩之名行騷擾之實

開頭講的故事是慈郎,但會不會有後續,其實也挺未知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aros 的頭像
Ecaros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