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司儀冷靜的宣讀與熱烈的歡騰中,彭哥列一年一度的各部競賽拉開了序幕。

平時六個部門雖各司其職,但追求內部行政效率的同時為了確保實戰能力不落下,每季都會安排各部門的內部競賽,以此相互切磋激勵士氣。每季的前三名則能獲得參與年度大賽的機會,以及比起獎金更令他們渴盼的 - 挑戰守護者的殊榮。

在過去兩年的競賽中最常接獲指名的就是使用日本刀的雨之守護者山本武。
嵐部的成員曾透露他們的守護者大人為此感到不滿,認為山本武在最想一戰的對象排行榜上冠居榜首不過只是因為東洋武器新鮮。
由於嵐部和雨部長年處於和平又激烈的競爭中,因此嵐部成員在左右手大人轉頭拋來兇惡的詢問眼神時他們總一致點頭,即便內心各有想法。

- 雲守大人的武器也十分罕見但挑戰他的人就不如雨守大人多啊。
小新人想著。但他決定跟隨前輩們一同保持沉默。

上一個說出「因為雨守大人的人望很高吧!」的部員在訓練場被親自下場擔任教官的嵐守大人炸個七葷八素的場面還歷歷在目。

說到底內部競賽也是彭哥列十代首領的左右手發起的。

秉持著「身為彭哥列的成員怎麼可以不文武兼備」的原則,嵐之守護者兼訓練場教官在觀察了一個月後憤然起草,寫了一部鉅細靡遺總之讓雨守看了兩頁就睡著的計畫書,在首領來不及細細審核與擔任十代首領家庭教師的門外顧問說了句「好像很有趣啊」的情況下,毫無異議順利通過。

在嵐守大人的要求下,繳交的報告,談吐儀態要能出得廳堂,握起槍來也要能隨時上得了戰場,於是嵐部就變成最慘烈的部門。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獄寺隼人在「最想在他底下做事」的排行榜裡落於山本武後頭的原因之一。



在新人挑戰賽之後,撐起彭哥列殿堂的重要存在 - 六個守護者們也將下場一戰,場上還在做著清理,場外悄悄地開起賭盤。

「我賭山本大人會獲勝。」雨部的成員摸出一個硬幣。
「獄寺大人才不會輸!」嵐部的部員忿忿地將硬幣也拍上。
「我賭獄寺大人」。雨部前輩的硬幣落的意味深長。在雨部小新人不敢置信的眼神裡他補述原因。“山本大人可能會捨不得”

在一片此起彼落的竊竊私語裡,山本武松開了幾個小時前在對手的叨唸下被系的平整的領帶,握起時雨金時好整以暇地踏上了擂台。他們的雨守一直是一貫的愜意模樣,神態與他挑掉先前的五個挑戰者時皆無二致,表情卻添上了幾分期待與躍躍欲試。

他一向不在乎那些排名或賭局倍率,頂多只想從真正在意的人那裡得到獎勵性的吻。只是通常很難如願以償。
一道熟悉的人影自對角的歡呼聲中信步而來。
山本武滿意地看見對方的朝自己步步逼近。

哦,他可敬的對手,能放心交托背後的夥伴。
他的愛人。


幾個小時前他們在同一張床上醒來,現在則站在彼此對面,明明祖母綠的瞳孔裡殺氣騰騰,山本武卻到了此時依然覺得獄寺隼人每一刻都讓他捨不得眨眼。


獄寺像看穿了他的心思,眉頭一皺後念了句不正經。
而後在漫天燃起的嵐焰裡他聽見眾人的驚呼與獵豹的咆嘯,與破風聲一同乍到的還有獄寺隼人的加註。

「輸的人倒一個月的垃圾。」



- 關於訓練場

“你才剛來,可能不太懂頻率。”前輩吸了一口煙。
“頻率段?”
“是的,頻率。”前輩說。“月亮的陰晴圓缺,潮汐的漲退,跟獄寺大人的情緒起伏一樣都有頻率。

鼻青臉腫的小新人摸不著頭緒。“你是指.....?
“想要在訓練場裡輕鬆點,罩子就要放亮。這點跟上戰場是一樣的,你不可能真的到了才臨陣磨槍,在開打前就要注意各種跡象。”
小新人點頭,但表情仍舊一頭霧水。

“因此我需要先注意什麼嗎?”他還沒搞懂月亮的圓缺或潮汐漲退跟他們嵐守大人的關聯。


前輩拍拍他的肩膀。
“每天上班前確認一下雨部的出勤列表,如果有任務,甚至是山本大人帶隊,那麼一整天皮就都繃緊一點。”


-----------

*雲雀是最強的守護者無誤。但最想對戰的排行輸給山本,是因為通常找不到人又或者根本沒出席,要不然就是被用「就憑你?」的一瞟+當場走人給打發。
*即使獄寺隼人在「最想在他手下做事」排行裡輸給山本,但也僅只輸給山本而已。因為主管很嚴所以嵐部的調遷率高,但忠心耿耿的還是大有人在。 (留下的全是人才)
*所以其他部門要是缺行政通常都先從嵐部借人。

*雨部的部下最崇拜山本武的氣定神閒。覺得簡直大將風範。
*嵐部的主管最生氣山本武的氣定神閒。覺得簡直太沒神經。


----
最近家教回萌啦!跟小夥伴們聊得太歡欣嚕了一小段不知所云,但8059是世界真理

在我的想像裡他們的IG或是FB長這樣

 

同事是白癡真的很累
-GOKUDERA 17:50 在 辦公室
你與嵐_001、嵐_099與其他35人也對此貼文按讚

超級幸福的。
-YAMAMOTO 17:55 在 愛人的腿枕上
你與雨_055、雨_011與其他2人按讚
rain8059回應: 簡直沒眼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