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是種可怕的開始。
等他回過神,他竟然已經推估著時間心想黑尾差不多該到了。
......莫名其妙。
明明就是為了學習獨立才搬出來住的,現在卻搞的自己像是等待保姆來臨的幼童,在家裡嗷嗷待哺的微妙。
在他抱著PSP倒在沙發上時,門口精準地傳來了鑰匙轉動的聲音。

研磨瞪著面前的餐盒,有種勢不兩立的味道。
黑尾看著看著想笑,那畫面實在太像觀察著入侵者而警戒的貓。
「我不想吃這個。」
「不可以挑食。」今天的黑尾看起來很堅決,把食盒朝他推近了些。
「可是我從以前就不吃這些......」研磨放軟了聲音,他知道黑尾沒什麼纏鬥的耐心,最後肯定會應允,把他不喜歡的東西挑進自己碗裡。研磨對這點很有自信,畢竟這些年下來他都是這樣逃掉的。
他偷偷抬眸,想觀察對方的反應是否一切如昨,卻不料碰了軟釘子。
「不行,阿姨說你一個人在外面肯定更放肆,不會照顧好自己,所以今天就先從吃你沒那麼討厭的菜開始練習。」
甚至理直氣壯的可以。

於是研磨現在改用視死如歸的眼神看叉子上的青花菜。
黑尾終於忍不住地笑了出來。

「沒有同情心。」他痛苦地吞嚥下最後一塊,放下叉子瞪向黑尾,後者還一副嗯嗯我就知道你可以的欣慰表情。
“哎,這不是很棒嗎,你是吃得完的啊。”黑尾起身,重新回到餐桌邊時手多多了一個小盒子,裡頭有熟悉的香氣正隱隱飄散。“給,獎勵。」

一切好像沒有什麼改變,但好像又有什麼說不出的不同。研磨嚼著蘋果派時這麼想。
他的房間裡依然有黑尾的東西,而黑尾出入頻繁到隔壁鄰居阿姨都以為他才是這裡的住戶,他們依然是最親密的朋友,依然是最能託付背後的夥伴,即使不在同一個隊伍裡。一切如常,是他們熟悉的平常。
黑尾始終沒有提起關於那一夜的事情。
所以他也不問。

------------

在高鐵上的即興隨意30分(?
大概是上大學後的黑研
沒有同居,各自住在學校附近,但黑尾一天到晚還是跑來找研磨
友達無限以上,愛情好像還有點遙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aros 的頭像
Ecaros

凍結線上的瘋狂沸騰

Ecar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